[露米]银河铁道之夜

*跟霸霸们玩的幼儿园au,其余详情搜索tag→小葵花妈妈课堂开课啦

*努力仿童话风失败

*吃我《银河铁道之夜》安利啦!

*与同名其余作品无关


刚刚下过一场小雨的夏夜,庭院里的水洼明晃晃地映出半轮缺月,不时有爬行的昆虫从水洼上越过去,好似得以圆满了高空飞行的梦,水里的月亮被挠得一阵轻颤,笑出了声。叶片上的雨珠从宽大柔软的叶面滑到了叶稍儿,揪住那小小的一点儿晃荡几下才甘心落到地面,啪地一声后没了踪影。下雨的时候星星都躲在薄云后面偷偷打起了盹儿,云雾散去后才匆忙地揉揉睡意惺忪地眼睛重新点亮夜空,有几颗调皮的星星不认真履行职务,一眨一眨的,在跟地上没睡着的孩子做着游戏。


阿尔弗雷德跟星星玩了好几轮这样的游戏后还是没有丝毫的倦意,他翻了个身平躺着,故意把手摊开,一只胳膊横在睡在他身旁的伊万身上。伊万好像睡得很熟,在梦中嘟囔着什么把阿尔弗雷德的手拿开,翻了个身面朝墙壁继续睡觉。如果只甘心就此结束的哪里是阿尔弗雷德!于是他悄悄爬起来,并着膝盖往伊万那里挪了挪,两手晃了晃伊万的身子,又俯下身来在他耳边吹气:“我知道你没睡着,快起来跟我说说话嘛。”伊万连眼皮都没睁开,只是伸手向后一拨,刚好打在阿尔弗雷德的嘴巴上,意思再明确不过——给我闭嘴,万尼亚不耐烦了。


被捂住嘴巴的阿尔弗雷德很是不满,他抓着伊万的手,用上了十足的力气,狠狠地——朝伊万的手掌心噗地吹了一口气!过了一会儿,只听见伊万叹了口气,转过身来用含糊不清的声音问到:“为什么晚上睡觉的时候你也不能安分一点呢,阿尔弗雷德?”


“我哪有……是你睡得太死啦!”虽然伊万的话很让阿尔弗雷德不高兴,但他总算肯跟他说话啦!阿尔弗雷德的呆毛兴奋得抖了几下。


“你是不是睡不着?在害怕本田老师说的那个故事吗?”


“……才没有!”


伊万偷偷把眼睛睁开一点,有些好笑地看着阿尔弗雷德嘴硬的样子。


今晚是本田菊老师给他们讲睡前故事,一向温和的本田老师今天也是给孩子们读了日本的儿童文学,没有王院长讲的西游记那样跌宕的剧情和各种可怕的妖怪,是一个温柔而美丽的故事。其他孩子都听得津津有味甚至快要睡着了,唯独阿尔弗雷德好像自己就是主人翁一样,跟着主角乔班尼情绪变化了好几次,伊万一直在旁边说他是小傻子。最后,当本田老师缓缓地念出“乔班尼,柯内贝拉掉到河里去啦!”的时候,阿尔弗雷德突然捂住脸伤心地哭了,本田老师和王院长轮流哄了好久才肯停下。也许是阿尔弗雷德涨红的的小圆脸上挂着几串泪珠、撇着嘴巴的那副样子可爱又让人怜惜,老师们赶紧让大家去睡觉,故事的结局没得说完,也就不得而知了。


想到这个故事,阿尔弗雷德的脸色又苍白了点,明明是那么美丽的文字,却让他从中感到了说不清的酸楚和悲伤,而本田老师最后念的那句话更是让他的心几乎跟着一起沉到了河底,连救命都来不及喊出口,所以他才会突然大哭。


但是伊万根本不理解他,不仅说他是小傻子,明明答应了老师要安慰他却自己先睡着了!阿尔弗雷德越想越气,鼓起腮帮子想去跟伊万讨个说法,可伊万又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把手抬起来在阿尔弗雷德头上乱揉一番,声音越来越小下去:“快睡吧……明天早餐是……王先生亲自……嗯……”头一歪又睡着了,阿尔弗雷德踹了一下他都没有反应。比什么都不甘心输给伊万的阿尔弗雷德决定不能也睡觉问题上落后于他,赌气似的一拉被子,老老实实闭上了眼睛。

 


才睡没多久,阿尔弗雷德就感到有人在摇自己身体,在视线一片模糊中他看到是伊万坐在自己身旁,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穿好了衣服。


“干嘛啊!你不才叫我去睡觉的吗!”


但伊万好像完全不记得刚才的事一样,轻快地跳下床扔给阿尔弗雷德一件外套,又催他:“你睡够啦,赶快,不然我们来不及了。”


“到底什么事……”


等阿尔弗雷德回过神来他已经被伊万拉了出去,外面仍是晚上的景色,只是没有下雨后的积水,月亮不知什么时候变圆了,抬头望去,无垠的星空在眼前铺开,群星闪耀于夜空中。


伊万仍是一言不发,拉着阿尔弗雷德就走出了幼儿园大门。“不跟耀他们讲一声吗!?”阿尔弗雷德另一只手也拽住伊万,想把他往回扯,但伊万只是回头用嘴型告诉他——不必担心。阿尔弗雷德看着伊万无异于常的笑脸,心里没由来地感到了安全感,他下意识地说:“好,我们走吧。”


两个孩子沿着街道走,往时熟悉不过的街道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用心地装饰了一番。紫阳花在花丛中开得正好,大大一簇像流苏一般几乎要垂到地面上,每一家的栅栏都装上了橘子大小的灯泡,柔和的橙色灯光洒满道路,远远地就能看到前面十字路口的中央公园里,一个巨大的十字架孤零零地立在那里,白色的鸟儿从它面前飞过。每隔一段路就能看到一个白色的三角标,上面挂着的小木牌没有注明目的地却一同指向前方,而前方却雾气缭绕,看不清路。


阿尔弗雷德有些累了,便问伊万还要走到什么时候,这时伊万也停了下来,“就是那儿。”阿尔弗雷德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去,一条乳白色的、每颗星都熠熠生辉仿佛缀满碎钻般的巨大帘幕中,铁道顺势而上延伸向天空,而一个站台一样的建筑呈现他们眼前。伊万牵着阿尔跑过去,说来也奇怪,明明已经走得很远的路,跑起来却一点都不费劲,一下子他们就到了月台前面。阿尔弗雷德还在想要是抢早餐的时候他也能跑那么快就好的时候,伊万的声音飘进了他的思绪:“看来车还没有到,我们赶上了。”


“车?赶上?”


阿尔弗雷德一头雾水,听不懂伊万在说什么。他回头一看,幼儿园和街道都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各式各样拉着行李的人,买便当的小贩不断变换着客人推销他的便当,卖花的小姑娘举着一朵娇艳美丽的花儿跟在一对夫妇身后却不敢开口叫卖。阿尔弗雷德对于眼前的景象感到了惊慌,扯着伊万的手声音几乎快哭出来地求他快回去,伊万却是一点也不慌张,从容地拿出一张绿色的古古怪怪的车票递给向他们走来的,戴着红帽子的检票员,那位检票员将车票还给伊万后便把目光放在了阿尔弗雷德身上,阿尔弗雷德刚想说他有什么车票,就在口袋里摸到了一沓硬邦邦的东西——他的车票,折叠起来放在了裤口袋里。


“伊万,我们到底要去哪里?”阿尔弗雷德把那张车票反复看了好多遍,除了一堆奇怪的花草图案和文字,怎么也找不着他们要去往的目的地。“我们回去,好不好……”


“没事啦,我们很快就回去的。”


可伊万的声音很快就被车站里响起的广播淹没了,这个奇怪的声音喊到:“银河火车站,银河火车站——”


银河火车站?银河火车站!阿尔弗雷德想起了睡前本田老师讲的故事,乔班尼和柯内贝拉在银河火车站上车,最后却只有乔班尼一个人下了车,柯内贝拉消失在了星空之间。


不可以!不可以上车!阿尔弗雷德冲伊万大喊,对方却没听见似的,看着那俩摇晃着发出哐当哐当声响的火车近了,近了。车灯发出雪白而刺眼的光芒,盖过了车站内一切照明灯的亮光,火车又发出一声巨大的汽笛声,停站了,人们陆陆续续地上车。


“阿尔弗,你要是害怕就一个人先回去吧。”


“怎么可能啊!我不要你上这辆车!回不去的!”


“回不去的,回不去的……安娜姐姐已经,回不去了……”


伊万垂下了头,肩膀小幅度的抽泣告诉阿尔弗雷德他在哭泣。火车即将开走,令人不舒服的哐当声再次响起,雪白的车灯照亮了前方通往天空的道路。火车开走的瞬间卷起巨大的气流几乎将两个小孩拽进去,阿尔弗雷德用力抱紧了仍在哭泣的伊万的腰,感觉到车灯越来越亮,光芒几乎将他们吞噬——

 


“哇!”


“你终于醒啦?昨晚多久才睡着啊你?”


阿尔弗雷德在幼儿园柔软的床上醒来,被子被他踢到了床位奄奄地缩成一团,伊万在他旁边叠好了被子,看着没有生活自理能力的小少爷在那里愣愣地盯着自己还是决定再帮他叠一次被子。


在伊万向阿尔弗雷德这边探过身子的瞬间,阿尔弗雷德扑过去紧紧抱住伊万,头埋在人怀里大力呼吸。还没被这样对待过的伊万不知所措,害羞了起来,好在其他小朋友都去吃早餐了房间里只有他们俩,过了好半天伊万才把胸前这颗毛茸茸的脑袋拿开,阿尔弗雷德笑嘻嘻地看着他发红的脸蛋,露出了一嘴还没长齐的乳牙。


听了阿尔弗雷德向他描述的昨晚的梦境之后,伊万揉揉阿尔弗雷德一头睡得蓬乱的头发,说:“小傻子,柯内贝拉落水后不久就从水里探出头,说‘我游了好久好久!’乱想那么多干什么。”


“真的?”


“真的。”


阿尔弗雷德望了望自己的手,又望了望天花板,最后看着伊万出了神。

然后他突然醒悟了什么一样回过神来,跳下床迅速穿好鞋子拉着伊万就往外跑。


“今天是耀亲自做早餐!!”


“谁叫你睡了那么久,王先生会给每个人都留有一份的啊别跑那么快!”

 

Fin.

 

所以结局究竟是啥……大家去看书吧


本来只想写一起睡觉的小甜饼结果刷了一发银河铁道之夜后就不好了,跟其他人完全不是一个画风,请不要嫌弃我……

评论(2)

热度(20)

©Saki / Powered by LOFTER